仍有病症,暫未賠償:蘭州布魯氏菌抗體陽性受害者追蹤

仍有病症,暫未賠償:蘭州布魯氏菌抗體陽性受害者追蹤

當時,蘭州獸研所問題沒有引起周圍居民的重視。多位感染者説,直到小區通知張貼出來之後,才意識到問題嚴重性。 元月初,蘭州市一些市級醫院還會有布病固定門診,後來新冠疫情暴發後,專門的布病門診隨之關閉。 有不少受害者自行前往醫院治療,反饋回來的信息普遍認為“這個病不好治”,而且副作用特別大,尤其是對肝臟,有很大程度損傷。

年輕人告別銀行

年輕人告別銀行

國有六大行中,郵儲銀行(601658.SH)下降的幅度最為明顯,目前人均薪酬12.05萬元,下降了13.8%。交通銀行(601328.SH)和建設銀行(601939.SH)的薪資降幅也都超過6%。 每年同學聚會時就會發現,早年進入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同學,“不僅比你有錢,還可以穿拖鞋、染頭髮”。 近期銀行招聘主要集中在技術領域,對專業的要求則集中在計算機相關專業、密碼學、微電子、軟件開發等。為了吸引人才,“薪酬對標互聯網頭部企業”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9月17日《南方週末》)

高校體檢篩查抑鬱症, 個人隱私如何保護?

高校體檢篩查抑鬱症, 個人隱私如何保護?

抑鬱症等心理疾病篩查就像早孕試紙一樣。如果只是輕微的抑鬱情緒,疏導即可;如果抑鬱情緒較重,校方一般會推薦學生就醫,真正確診必須通過正規醫院的醫生進行。 心理健康篩查本身沒有問題,關鍵在於篩查出問題後如何應對。“對心理諮詢內容進行保密是一項重要原則。諮詢的內容如果不涉及極端問題,未經許可不應告訴他人,老師和同學也不應獲悉他人的篩查結果。” 大學生抑鬱症患病率無官方數據,但患病比例逐年走高是業內共識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9月17日《南方週末》)

非全日制生:在歧視與正名之間——“多個‘非’字,人生被否定了”

非全日制生:在歧視與正名之間——“多個‘非’字,人生被否定了”

2016年之前,“非全”羣體極少出現要求就業同權的聲音,但2017年之後,“非全”中兩類人維權呼聲最高:應屆生和經歷了全日制教育形式的在職畢業生。 “非全”生的急迫維權引來了激烈對峙。在微博上,不少自稱全日制生的網友質疑“非全”同權的合理性,質問“非全”教育質量。 政策的改變,讓這數屆“非全”生成為一個特殊的羣體,他們戲稱自己是“老三屆”,認為自己處在“爹不疼、媽不愛”的階段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9月17日《南方週末》)

毫無預兆消失,度日如年等待:失蹤

毫無預兆消失,度日如年等待:失蹤

蔡偉娟的年齡,在尋人啓事中增長着。起初是21歲,今年被更新為37歲。蔡瑞興則從壯年漸漸步入老年。 在莊劍平看來,失蹤案有明顯的時代侷限性。“特定環境產生了很多特定的案子。當時那種背景、環境、科技,包括技術支持,我們沒有辦法。” 更多家庭在沉默中等待一個獲得幫助的契機。在2020年,他們似乎等到了一個節點——7月,“杭州來女士案”上了熱搜,多名失蹤者家屬接連發聲。 (本文首發於2020年9月17日《南方週末》)

<
>

要聞

推薦